当前位置: 军事天地战争历史

徐海东"导演"的戏:巧令日军互相残杀

 来源: 人民网-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 时间:2014-09-22 16:18:45 作者:
原标题:徐海东导演两出戏

  1939年12月的一天傍晚,滁县地下党送来一份情报:“明晨,方边联队长经珠龙桥、施家集,到周家岗一带,寻找新四军主力。”

  时任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副指挥兼4支队司令员徐海东得到情报后,对几个团长说:“等鬼子们来了再说吧。”

  见徐海东不慌不忙,4支队的几位团长一个个疑虑重重,心里挂着大闷葫芦。

  看鬼子自残

  第二天上午,徐海东命令部队撤退,他说:“鬼子来势凶猛,扔点烂衣服、破鞋子,赶快走。”几个团长疑惑不解,遵命而去。

  4支队佯装成丢盔弃甲逃命的样子,撤到周家岗以南的山地里。徐海东发话了:“全部埋伏,不许一人露面,更不许随意走动。”

  傍晚,这伙鬼子到了周家岗,安营扎寨,燃起一堆一堆的大火,搞起“战地娱乐会”,又是唱歌又是跳舞。

  徐海东下了命令:“安心睡觉,准备明天看一场好戏。”

  次日拂晓,徐海东叫醒团长们,说:“起床了,把同志们叫醒,吃一点干粮,准备看戏。”

  “真看戏呀?”团长迷迷糊糊地问。

  战士们吃罢干粮,埋伏在山头、田埂上。

  不一会儿,太阳出来了,鬼子联队长方边出现了,他走到一块收割完的田里,有一个士兵交给他一张字条。

  方边暴跳如雷,鬼子、伪军迅速排成整齐的队伍。方边走在队伍中间,看着手上的字条,把队伍中的一部分人喊出来,排成“一”字形队伍,随后,他一挥手,鬼子架好的机枪响起来,这些人倒下去,不多不少,正好18个,全是“正牌鬼子”,没一个汉奸和伪军。之后,鬼子们从原路撤回。

  新四军战士感到奇怪,司令员怎么知道鬼子会有一出“自己人杀自己人”的好戏呢?

  原来,这都是徐海东导演的。

  鬼子出来“扫荡”时,徐海东派了懂日本话的侦察营长严小平带着侦察员抓回来几个“舌头”,了解到这次“扫荡”一共有500个鬼子、700个伪军,想趁新四军到周家岗立足未稳,进行袭击。

  屋顶上,一个蜘蛛网映入徐海东的眼帘。刚开始,只有一只蜘蛛,后来,跑来一只大蜘蛛,两只蜘蛛厮打起来,不分胜负,喘息片刻后又打起来,最后两败俱伤,都从屋顶上掉了下来。

  看到这,徐海东眼睛一亮,想出一条妙计。他重新审讯“舌头”,获悉鬼子联队长方边性情暴躁,经常无辜殴打下级,连小队长也常挨耳光,小队长之间还搞宗派闹不团结。

  掌握了这个情况,徐海东对严小平说:“你以几个‘舌头’的名义,写信给18名小队长。”信的大意是:“我们受你们委托,到新四军联系弃暗投明之事,现已联系妥当。徐司令答应,只要投诚新四军,可以发通行证,让你们回国,同家人团聚,也可以留在新四军内。你们如投诚过来,最好把方边这个狗东西杀掉。”

  信写好之后,徐海东叫人抄了3份,派两名侦察员化装成鬼子,趁夜摸到鬼子营地,把信丢在鬼子出入的路口,还顺手干掉了两个鬼子哨兵。

  拂晓时,方边起床后不见哨兵,哇哇乱叫,整个营地热闹起来。此时,一个士兵又在路口拾到这封信,交给方边。方边本已火冒三丈,看到这封信,简直是火上浇油,叫值班士兵吹起集合哨,于是出现了“自己人杀自己人”的那场戏。

  方边也不是笨蛋,事后他觉得有点蹊跷,拿着信反复端详,字迹漂亮,语句流畅,而那几个被新四军抓住的“舌头”都是北海道的农民,是文盲。想到这里,他直呼上当。如果上级追查下来,错杀18名小队长,定要军法制裁。方边无心再战,撤回了滁县。

  

 [1] [2] 下一页
延伸阅读:
分享到:
 编辑: 刘晓东
版权声明
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须注明来源,如中安在线-安徽日报。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