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安在线">
当前位置: 军事天地

揭秘蒋介石的神秘替身:宋美龄也没看破

 来源: 中安在线  时间:2015-03-26 11:12:53 作者:

资料图:何云肖像

  物色“替身”

  1934年,为了“围剿”红军,蒋介石要亲自去视察和慰问川滇黔将领。陈立夫决定让一个“替身”随蒋去贵州一线,以防不测。

  陈立夫提出好几个人选,蒋介石都不满意。最后,蒋介石想到了结拜兄弟何云。陈立夫立即调来何云的照片,觉得此人果然形象与蒋极为相似。于是立即连夜派车到杭州接何云。

  何云赶到南京当晚,总统府设宴。席间,蒋、何谈起了往事,何云十分感激蒋介石:蒋介石当了黄埔军校校长后,破格录用未曾读过一天书的他为黄埔军校第一期学员。北伐攻克杭州后,蒋介石不忘旧恩,任命他为杭州市公安局局长、浙江省军事厅副厅长。上海光复后,蒋介石又把他调到上海,任上海市公安局督察长。

  秘密训练

  饭后,陈立夫把何云引进一间密室。陈立夫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此次紧急召你进京,让你承担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。贵州情况复杂,为确保委员长的安全,必须替委员长找一个替身。你来当,怎么样?”

  “不用考虑,选中我说明委员长与陈主任信任我,我一定效忠委员长。”何云回答得很干脆。

  “好!”陈立夫大声说,“不过,当‘替身’不仅要形似,更重要的是神似,大到处理军政大事,小到饮食起居,你必须学得跟委员长一模一样,让别人看不出一点破绽。

  于是,何云便以蒋介石贴身侍卫的身份出现,只要蒋介石在工作,他都时刻跟随左右,注视着蒋介石的一言一行,一颦一笑。下班进了密室,何云必须把白天记录下来的东西,像放电影一样,复习一遍。

  模仿蒋介石并非容易,蒋介石说的是奉化官话,比较软。何云故乡是浙江西南部,在习惯用语及发音上与蒋区别很大。蒋介石很少吃荤,吃荤时必有鱼,而何云荤素不分,吃得也太多太快……总之,差距太大,何云要反复练习。

  中山陵首次亮相

  1934年12月上旬,蒋介石决定在中山陵检阅卫队,有意让“替身”亮相,试一试效果。

  已蓄上日本式短须的何云换上特级上将军服,胸前戴上一大堆勋章和奖章,披着黑大氅。

  检阅是从蒋介石的贴身卫队开始的。通过主席台时,队员们一律行注目礼,并高喊:“委员长好!”台上的“蒋介石”一脸庄严,向士兵们挥一挥手,喊一声:“弟兄们好!”

  阅兵结束,“蒋介石”也未发表任何讲话。照惯例,大家等蒋介石先走才好走。“蒋介石”站起来,满面笑容地与主席台上的要人们一一握手,正要开步走,宋美龄从一旁走了出来,很高兴地挽住了“蒋介石”的手,说道:“达令,我看这卫队的装备与精神都不错,但缺少一点……”

  “蒋介石”一下子脸发红,半天答不出,隔了一会,才问道:“夫人,有何见教?”

  宋美龄似乎有所觉察:“达令,你难道看不出来吗?”

  “蒋介石”摇摇头。

  宋美龄笑笑:“你呀,贵人多忘事。算了,回去再跟你说吧。”宋美龄拉着“蒋介石”的手,“蒋介石”顺从地跟了过去。

  这下,陈立夫急了,假如“蒋介石”真的与宋美龄共同上了小轿车直奔总统府,那麻烦就大了。陈立夫立即向“蒋介石”使了个眼色,“蒋介石”忽地停住,说道:“夫人,等我如厕了再走。”“蒋介石”向厕所走去。各位军政要人此时也纷纷下了检阅台,他们走到宋美龄身边,向这位第一夫人打招呼,这些嫡系亲信们簇拥着宋美龄走去。

  陈立夫在暗中捏了把汗,“替身”演示总算蒙混过了关。

  抗战胜利后何云隐居杭州

  西南之行,蒋介石对何云的成功表演非常满意,决定长期留用在侍从室,今后还要派上用场。后来有许多场合,何云都替蒋介石出面亮相,诸如剪彩、合影之类的事情。

  1935年5月,何云被调离侍从室,被授予军委会少将参谋的头衔,限制在参谋办公室中赋闲,领取一份高薪算作“恩惠”。可是不几年,何云还是离开了总统府,其原因有二:一是因为扮蒋介石太像了,连宋美龄也经常弄错,惹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;二是何云的国语讲不准,带有难懂的方言。

  “委员长”现身,吓得伪县长魂飞魄散

  1937年秋冬之交,日寇大举南下,何云回到老家隐居。翌年四五月间,浙江沦陷,何云又从平阳流落到建德县,再转至淳安县。

  此际,日伪军到处奸淫烧杀,投敌汉奸乘机敲诈勒索。淳安县的伪县府,居然张贴告示,向各村各乡强索“大东亚圣战军饷”。在几位忍无可忍的乡绅怂恿下,何云想以“委员长”的身份,“镇邪压恶,助长正气”。一天,他稍作化装,带领几个“随员”,找到伪县长。伪县长碰上突然登门的“委员长”,惊吓得魂飞胆碎,连忙跪在地上,恳求开恩赎罪。何云对他训斥了一顿,要他撕去告示,免收军饷。后来果真奏了效。此事,一度成为何云的“佳话”。不过,何云因此担心被敌伪“追踪”,而逃至西南大后方,浪迹多年。

  抗战胜利后,何云奉令回杭州隐居。他多次写信给蒋介石和陈立夫,请求恢复公职。可是,一直杳无回音。何云直到病逝前还感慨:“我当过‘委员长’,可是委员长不认我了!”

  打击接踵而来,他的女儿何林玲因为与老师恋爱,坚持要嫁,遭到了何云妻子的反对。何林玲一时想不通,竟然趁家人不在时上吊死了,何云和妻子随之病倒。

  两人要看病,加上物价飞涨,何云家已是入不敷出。于是,何家值钱的东西就不停地出现在当铺里。

  在病中,何云仍不断地给蒋介石写信,希望能得到他这位盟兄弟的帮助。但直到1947年6月,蒋介石在授予那些为他效忠拼命的爱将军衔时,才突然想起了何云。蒋介石特地叮嘱军事委员会,再次授予何云少将军衔。

  何云听到这个消息时,已经病得话都说不出了,他只是艰难地微笑了一下,不久(1947年9月)就永远地离开了人世,病逝于故乡建德县,终年67岁。

延伸阅读:
分享到:
 编辑: 毛书兵
版权声明
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须注明来源,如中安在线-安徽日报。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