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军事天地战争历史

两棵白榆树见证日军投降真实场面

 来源: 解放军报  时间:2015-07-14 10:00:50 作者:
原标题:两棵白榆树见证日军投降真实场面

  树不仅绿化营院,有时也可见证一段历史,表达一种情感。

  在南京军区机关大礼堂前,如哨兵般分别伫立着两棵葱茏劲秀的白榆树,至今树龄有86岁了。这两棵榆树不仅年代久远,虬曲苍劲,还有个令人不解的现象,左边的这棵树要比右边这棵树提前长叶子。每年清明时节,万木复苏之际,左边这棵榆树早已枝繁叶茂、芬芳吐翠,可右边这棵树却悄无声息,任凭桃花红,梨花开,杏花落,独自一旁静默不语,光秃秃的枝丫刺向天空,在院子里显得十分扎眼,不熟悉的官兵还以为这棵榆树枯死了。清明过后,谷雨来了,一声惊雷炸响,在静寂的深夜,抑或是充满希望的黎明,右边这棵榆树枝头悄然发出嫩绿的叶子,使整棵树霎时生机勃勃、气象一新。仅今年为例,左边的榆树3月28日就长出新鲜的绿叶,而右边这棵榆树整整推迟一个月,才姗姗冒出嫩芽。

  相邻的两棵白榆,享受同样的阳光,吸收相同的养分,经历类似的风雨,为何会出现这种现象呢?有人将这一疑问请教当年接管这个院子的老首长,他沉默许久笑笑说:莫非树也通人性,表达一种情感吧。或许真的一语道破玄机,因为这不是两棵普通的白榆树,它曾真实地见证了朝代更替,见证了日军入侵的残暴罪行,见证了永载中华民族史册的庄严瞬间。

  位于巍巍钟山脚下的军区大院,有着一部厚重的历史。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,将早先在广州创办3年的黄埔军校改为预科,将学校迁进这个古树林立的院子里,命名为“中央陆军军官学校”。学校的主要建筑是位于中央的大礼堂,主体3层,入口处有4根爱奥尼式的古典柱子。这两棵榆树就分别立在柱子前面,那时见证了一茬茬新老学员进出大礼堂,见证了学校的盛大活动和阅兵式。

  礼堂建成8年后,神州大地起狼烟,山河破碎,上海沦陷后,南京告急,侵略者的枪炮声打破了院子里昔日的宁静,日军的炮弹肆无忌惮地落在院子里和礼堂前,眨眼间弹坑遍地、疮痍满目。其时这两棵榆树见证了中国军人的血性虎气,数不清的军人在白榆树前的操场上,喝完壮行酒后,就奋勇地冲出了院子,冲上了前线。

  历史永远记住这天——1937年12月13日,上午9时,六朝古都南京城门破了,在古都屹立千年的高大城墙上,四处是弹孔和侵略者战刀的划痕。雨花带血,秦淮呜咽。失去人性的日军打着膏药旗冲进了学校的院子里。其时两棵白榆见证了屈辱,见证了疯狂的杀戮,见证了古都最黑暗的日子。天空早被硝烟遮蔽,空气中弥漫浓浓的血腥味,连榆树的树干上也弹痕累累,溅满同胞的鲜血。树下的水泥地面染成深红色,操场周围的排水沟里流淌着鲜红的血水。在接下来的3个月里,日军在这个城市屠杀了30万手无寸铁的民众,这段血腥的历史是现代文明史上最黑暗的一页,是每个中国人都不该遗忘的耻辱,是中国人永远的痛。或许因为自然的原因,当时在很长一段时间,这两棵榆树上常常掉下水滴,即使是晴天也一样,但院子里的人更愿意相信,那是树的眼泪,它这是在为死难的同胞哭泣,为国殇而哭泣。

  8年浴血奋战,中华民族终于见到了曙光。1945年8月10凌晨,日本天皇接受《波茨坦公告》——决定无条件投降。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选在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举行。历史又一次选择了这里作为中华民族苦难的终结点!这两棵白榆树当年近距离地见证日军投降的真实场面。

  受降仪式选定在1945年9月9日9时,正好“三九良辰”。受降地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大礼堂正门上,悬挂着中苏美英的国旗。正门上方的塔楼上嵌着一个巨大的红色“V”字以示胜利之意,下面悬挂着一块红布横幅,上面贴着“中国战区日本投降签字典礼会场”14个金字。

  受降仪式开始了。在两棵白榆的注视下,曾不可一世的侵华日军终于哭丧着脸低下了头颅。日本投降代表、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及小林浅三郎等7人,自大礼堂正门步入会场。侵华日军主要战犯冈村宁次深深地低着头,一言不发。

  受降仪式仅用20分钟,可这是中国历史上最自豪最肃穆的20分钟。在这20分钟内,冈村宁次取笔蘸墨,写上自己的名字,并从上衣口袋内取出印章,盖于名下。因为紧张,冈村的印章盖歪了,他面露难色,又无可奈何。随后他立即起身肃立向时任战区陆军总司令何应钦深鞠一躬,骄横跋扈的日本侵略军在这一刻终于低下了头颅。随后,何应钦向全国及全世界发表广播讲话,宣布南京受降仪式顺利完成。他说:“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意义的一个日子,这是8年抗战艰苦奋斗的结束,东亚及世界人类和平与繁荣亦从此升一新纪元。”

  岁月更替,沧海桑田。4年后,大院又翻开新的一页。1949年,南京解放后,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由解放军接管,大礼堂改为华东军事政治大学大礼堂。1950年底,创立南京军事学院,成为学院大礼堂。1969年,南京军事学院建制撤销,南京军区机关搬迁至大院办公,礼堂一直成为南京军区机关大礼堂。

  2005年4月,由于大礼堂年久失修,军区进行了保护性修缮,如今大礼堂成了南京军区军史馆序厅部分,里面利用蜡像复原了当年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场景。大礼堂为国家公布的第一批国家级抗战纪念设施遗址。地方园林部门和部队对这两棵榆树也进行了重点保护,挂牌编了号,对树干上的枯洞全部进行了修补,还分别在树下加了铁柱作支撑,以防其倾倒。

  70年后的今天,我站在这俄式建筑的前面,站在这两棵古榆树下,作为驻守在这个院子里的中国军人,我心中的伤痛并没有消失。我不禁沉思,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华民族带来深深的灾难,今天仍然阴魂不散,甚至还妄想否定侵华历史,否定南京大屠杀,作为炎黄子孙,我们必须得有一种高度的历史自觉,有一种切肤之痛的警醒!记住历史并不是单纯为了去复仇,重要的是要从失败中真正站起来。我们当下急需做的,就是团结一心,想方设法让自己尽快强大起来,实现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梦。

 

  (来源:解放军报)

延伸阅读:
分享到:
 编辑: 刘晓东
版权声明
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须注明来源,如中安在线-安徽日报。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