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军事天地战争历史

奶娘为八路军后代豁出自家性命

 来源: 解放军报  时间:2015-08-21 09:21:58 作者:

  对话,当事人追忆当年

  太行奶娘的故事感天动地

  这些年,奶孩找奶娘,为的是寻根和报恩;奶娘盼奶孩,图的不是回报,是想见一见自己奶头吊过的娃儿,日子过得好不好,人长成了啥模样。山里山外,寻寻觅觅,奶娘的真情大义再度温暖世道人心。

  4、奶孩的名字和穿戴

  每个奶孩大都有一个带“奶”字的乳名:奶祥、奶亭、奶蛋、奶贵、奶国、奶金……实在没好叫的,干脆就叫“奶孩”,和奶娘家孩子的名字连一起,就像亲生的兄弟姐们一样。这是多好的纪念啊!

  解玉珍老人说,奶娘家为她取“玉珍”这个名儿,是觉得家里太苦,“玉”啊“珍”啊都是宝贝,图个吉利。后来回到父母身边,哥哥嫌这个名儿太土,劝她改名。妈妈坚决不答应:“白白净净养了你这么大,一两肉没掉,奶娘家给的名字就好,改了没良心!”结果,解玉珍只是改过姓来,随了父亲解之光。

  再苦再难,也一定要让奶孩吃好穿好。“金黄色的小米是八路军的救命粮”,黄镇将军的女儿黄米囤,名字就是奶娘给取的。那个年代日子苦,“一件黑棉衣穿三个冬秋,夏天掏出棉花当单衣穿”,曾任上党中心区路东办事处宣传部副部长的黎颖回忆,第二个儿子陈苏地出生时,一件小衣服拼了17个接头。开国上将郭林祥的夫人周道讲述了另一番情景:奶娘把儿子郭爱民收拾得可好,戴着老虎帽,穿着老虎鞋,吃得白白胖胖,邻居们见了笑称,小家伙真像个“土财主”。

  5、马背上的奶娘

  罗瑞卿大将之女罗峪田,有一番动情的讲述——

  1942年1月,她出生不到15天,日军开始了灭绝人寰的“二月扫荡”。一天深夜,她被秘密送到麻田镇上麻田村,给了女儿刚夭折的奶娘王巧鱼。奶娘对泪流满面的亲娘说:“放心吧,有俺在,孩儿就在!”有一次,王巧鱼背着小峪田躲避日寇扫荡,手脚并用攀上了一处山峰。天明了,回头一看,她两腿打颤不敢下来:山太陡了!为了八路军后代,多少个像王巧鱼一样的奶娘,敢豁出自家性命!

  周文龙将军之子周东安,忘不了父母一次又一次的回忆——

  1943年秋,八路军前方总后勤部、供给部随大部队转移,时任前方总后勤部副部长兼供给部政委的周文龙夫妇,准备带上女儿周乃仙、儿子周东安一起行动,可两个孩子谁也不愿离开奶娘。无奈之下,奶娘叶拉籽只好撇下丈夫、女儿,带上两个奶孩,跟随周文龙夫妇踏上了转战南北的征程,哪承想这一去就是3年,人称“马背上的奶娘”。

  6、奶爹一样心疼孩子

  疼爱奶孩的,又何止奶娘!

  多年以后,《人民日报》高级编辑赵培蓝依然记得那一幕。

  1949年底春节放假3天,她和丈夫李庄一起,先坐火车到河北邯郸,又坐运煤的小火车赶到涉县县城,再步行十几里地赶到小曲峧村,到奶娘曹桂女家接女儿李晨。担任村民政委员的奶爹宋砚田和侄子一道,送她一家三口。一路到了县城,奶爹还不舍得放下李晨,盘腿坐地上,用自己的棉袄包着她抱在怀里,一直等到小火车来。

  就在不到100公里的邢台县路罗镇英谈村,奶孩路昭玲与生母联系上后,依然选择了留下来,当了一辈子农民。她割舍不了奶娘、奶爹一家人。

  路昭玲很小的时候,奶爹路纪秀在院子里横放了一块红石板,从山上找来一块块青石岩,手把手教她在上面写字。有时候,奶爹奶娘还会坐在院子里的大梨树下,给她讲故事。

  7、有些奶娘没能等到天亮

  这是左权将军1945年5月5日写给妻子刘志兰的家信,离牺牲仅仅相隔20天。信中充满了对日军暴行的痛恨和愤怒,满含对战友的孩子惨遭屠杀的痛心——

  “大章同志的孩子寄养在群众家中,亦不幸遭万恶的鬼子连同奶妈一齐枪杀了。听说小孩子被鬼子打了一枪后,痛苦了好几个钟头才死,真是可怜……”

  寻访奶娘,最让人揪心的就是无辜牺牲的孩子和为保护奶孩献身的奶娘及家人。仅左权一县,有据可查的就有6男6女12位牺牲者。

  历史,应当永远铭记牺牲者的功勋:下口村奶娘李果兰的父母亲,李大章家的奶娘和孩子,下武村奶娘桑狗的和孩子,上口村奶娘赵引弟和两个孩子。

  1943年鬼子的年关“扫荡”开始了,在左权县下武村奶娘桑狗的藏身处,一只母鸡跑了出来。3个鬼子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过来,一把抓住母鸡。“母鸡还要下蛋给奶孩吃啊!”桑狗的不顾一切往回抢,鬼子端起刺刀向她的胸膛捅去。奶孩爬在浑身是血的奶娘身上大哭,鬼子想拉她起来被咬了手,一刺刀捅死了孩子。经双方家人同意,奶娘与奶孩合葬在了一起。当其时,漫天雪花飞舞,像在倾诉,像在鸣冤。

  另外一种牺牲,同样不该忘记:下马田村奶娘裴乃果的儿子王云胜,本不该断奶,亲娘为了奶八路军的孩子,给他断奶后营养不良死去了;还有两个孩子夭折,也是因为家里有八路军的孩子要喂奶。都是孩子啊,一样年幼,一样童真,一样有着属于他们的人生和未来!

  牺牲者,没能等到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。一些有名有姓和没名没姓的奶娘,在天亮前离开了这个世界。她们是永远的奶娘!

  

延伸阅读:
分享到:
 编辑: 刘晓东
版权声明
① 安徽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稿件和图片,独家授权中安在线发布,未经本网允许,不得转载使用。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须注明来源,如中安在线-安徽日报。
② 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